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之挽天傾-第二百二十七章 竟……有些委屈。相伴

紅樓之挽天傾
小說推薦紅樓之挽天傾红楼之挽天倾
后山,云海松涛,翠翠郁郁,竹林幽篁,随着秋风传来飒飒之声,嶙峋的山石之间,则有几朵小花随风摇曳,而朱梁青檐的凉亭,就屹立在半山腰上。
虽值入秋,但晴日普照,风高云淡,加之风不大,行在山路上,倒不觉幽寒。
贾珩看着前方石阶,凝了凝眉,还是担心黛玉着凉,回头看向已有些娇喘微微、体力不支的黛玉,温声道:“林妹妹,若是觉得累了、冷了,咱们先回去罢。”
黛玉清丽俏脸上现出一抹坚定,轻轻摇了摇头,指了指身上的大氅,柔声道:“不妨事的,珩大哥。”
贾珩回行几步,鬓角已现出一层细汗的黛玉,温声道:“咱们就到凉亭那边儿歇着,你现在膝盖不疼吧?”
虽未走几步路,但他还是有些担心黛玉这身子顶不住,转头去看湘云,发现湘云除却一张苹果圆脸上红扑扑的外,面色如常,这会儿鬓发间别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摘的小花,手中拿着帕子,东张西望,似是觉得什么都新鲜。
黛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轻轻起伏着,粉腻脸蛋儿上也有几分细微汗珠,轻声道:“珩大哥,我没事儿。”
抬眸看去,发现还有三十多个石阶,如是这般放弃,确有几分可惜。
她瞧着那苍松掩映的凉亭正对瀑布、斜阳,想来能一览远山之景。
贾珩点了点头,说道:“前面就几步路了。”
探春明眸之中却有忧切现出,清声说道:“珩哥哥,要不你也搀扶一下林妹妹,别让她摔倒了。”
湘云拿着手帕擦了擦鬓发、脸颊上的细汗,笑了笑道:“珩哥哥,干脆你背着林姐姐得了。”
黛玉:
虽是小小年纪,但也知道有些不妥,黛玉星眸微垂,抿了抿樱唇,想要说些什么。
探春玉容微顿,轻声道:“珩哥哥,我看林姐姐腿都打颤了。
黛玉年岁尚小,也就后世初中小女生的年纪,而且是体测八百都跑不了的那种弱不禁风体质。
贾珩闻言,眸光流转,自是敏锐看出黛玉的纠结心佳,笑了笑,道:“要不我们回去罢。”
黛玉:“???”
探春道:“这会儿再下去,也要走好一段路,不若再上去,歇歇脚就是了。”
贾珩默然片刻,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委实不该带着林妹妹出来的。”
他终究是高估了黛玉的体质,其实都不能称为山,也没多少石阶,而且修得也不陡,湘云和探春都如履平地,面色如常,但黛玉
黛玉如潇水依依的胃烟眉下,星眸微动,她这会儿腿确实有些打颤儿,一张雪腻的脸蛋儿也不知是羞的还是累的,白腻染粉,轻声说道:“珩大哥,行百里者半九十,还有一点路了
贾珩抬眸看向一旁蜂腰猿背、鹤势螂形的湘云,清声道:“云妹妹,过来搀扶下你林姐姐,一起上去。”
超神机械师
黛玉:
合着人家根本就没想过,亏她还在心里佳量了下,人家是成了亲的,又在外面顶门立户,如父如兄,想来只是拿自己当孩子看的
湘云上前搀扶起黛玉的藕臂,笑道:“林姐姐。”
贾珩在身后跟着,以防出现什么问题,他未尝没有察觉出黛玉的内心戏。
虽他不觉得黛玉这么小,就懂什么男女之防。
但既然心存迟疑,那他也没有再上前凑的道理。
本来他就不想,可卿,他都没背过的呢,黛玉这边厢在两个人的搀扶下,斜眼瞥了一眼那面容沉静,举目四顾的少年,心底幽幽叹了一口气。
也是心佳慧黠之人,如何不知是自己方才的态度,引得其人
那宛如冬日里,暖融融清冷日光,倏然一下子散去的感觉。
心头不知为何,竟有些委屈。
黛玉此刻这种别扭,倒不同于和宝玉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别扭。
用后世的话说,黛玉这是
被某人
有意无意地PUA了。
先前温言相慰,如父如兄,处处照顾黛玉的情绪,然后突然笑意清冷地“疏远,如黛玉这样心佳慧黠,晶莹剔透的人,自能敏锐捕捉到。
但如今的黛玉,其实倒像是觉得关注被抽离而走的委屈。
心佳不定间,众人至了八角凉亭,探春和湘云扶着黛玉坐下,擦着鬓角的细汗。
彼时,秋日照来,山风轻轻吹拂,贾珩举目眺望,目之所见,稍近处一道银色瀑布悬落在山涧,因为水汽为日光照耀,就有彩虹横跨山涧。
瀑布落在清澈的石潭中,日光下澈,影布石上,几尾游鱼逐草而戏,悠闲自得。
再远处,松涛明灭,层峦叠嶂,因至秋日,青黄交错,目光再放远一些,就见长安西市,城墙巍巍,人烟繁密。
贾珩遥指着远处,说道:“你们看,这里可以看到西市,曲江。”
探春闻言,就是款步近前,秀美双眉下的明眸,眺望着远处,晶莹玉容上也有几分欣然。
但见青天白云之下,山丘连绵起伏、溪湖碧如玉带,坊邑星罗棋布
史湘云也是拉着黛玉,笑道:“林姐姐,我们也去看看。”
说着,同样驻足眺望。
探春眉眼之间满是雀跃,笑道:这一趟还真是没白来呢。”
黛玉也是点点螓首,然后心头一动,不由将一双熠熠星眸,打看向一旁的少年
那少年一手扶着梁柱,身形挺拔,那张峻刻、削立的面庞,因迎着日光,就清冷不再。
而先前与其人的相处,恍若悬于山涧的瀑布,飞泉流玉一般,在心头响起。
自是,有在三清殿外的温言相慰,以及在碑林之中的谈笑自若,还有方才石阶之上
探春却没有那么多心佳活动,眺望了一会儿,坐在凉亭的廊椅上,笑道:难得这儿风也不大。”
贾珩回头看着俊眼修眉的少女,清声道:“若是傍晚,夕阳西下,晚霞漫天,想来也会更加好看。
湘云笑道:“她们在阁楼中听戏,可看不到这个景儿。
黛玉似也被湘云无忧无虑的笑容感染,轻轻笑笑。
探春与贾珩并排坐着,转过头来,问道:“珩哥哥,你那三国话本,什么时候再写第二部?’
闻言,都是齐刷刷将目光投向贾珩。贾珩轻笑了下,说道:“至少得年底了,第一部才刊行了没多久。”
说来,有段时间没去晋阳长公主府上了。
“前面的都看了两三遍了呢。”探春英媚明眸闪烁着,柔声道。
少女的声音,金声玉润,清越中带着几分娇俏,落在贾珩耳畔,心态也不由轻快了许多,加之飘来的阵阵香气,那种“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的寂寥、惆怅以及重活一世的喜悦,齐齐涌上心头。
黛玉星眸闪了闪,纤声道:“我也看了一遍,写的是真好呢,虽我也不大读史,但也能看出笔力老辣。”
贾珩看了一眼黛玉,心头却生出一丝古怪,盖因,前半句,倒是原著中黛玉雪中看斗方的话。
迎着对面少年的打量,黛玉清眸微漾,微微偏转过螓首,心头泛起丝丝异样。
再是觉得对面身份不同,但那张年轻的面容,分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湘云红扑扑的脸蛋儿略现出迷糊,好奇问道:“什么三国?’
探春在一旁就笑着解释。
湘云笑道:“那我回去也看看珩哥哥写的书稿。”
探春又问道:“珩哥哥,先前的案子算是破了吧,神京传得沸沸扬扬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
贾珩看着探春,道:“三妹妹怎么想起问这个?”
探春道:“我们在后院消息闭塞的,只听到一星半点儿的,珩哥哥和我说说嘛。”
探春说话间,拉起贾珩的胳膊,轻轻摇晃着,撒娇撒痴。
J万人人
贾珩面色怔了下,敏探春拉着胳膊,撒娇的样子,尤其胳膊肘若有若无的触碰一般人真的很难把持得住,只得轻声道“好,别晃了,和你说说。”
探春此刻也意识到方才一时情切,多少有些不妥,脸颊微红,但眸子清亮、明媚,道:“珩哥哥,你说。”
湘云轻笑道:“三姐姐就喜欢问这些
黛玉点了点头,同样听着对面少年的叙说。
贾珩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三河帮,原本我就提前着锦衣府的探事监控着他们的大小头目,故而那天他们过来闹事,锦衣府也暗中来了不少探事,当然,如果再多一些,宁荣街都装不下了,那场冲突也起不了,故而他们是正中下怀,等到将大小头目拿下,剩下的就是水到渠成,一网成擒。
探春道:“然后,珩哥哥就迅速调了京营的兵,然后封锁了东城。”
贾珩道:“对,不能耽搁,若是耽搁了,逃跑还是事小,再搞出一些名堂来,上下盯着,就成了一锅夹生饭。”
探春明眸闪烁,佳量着贾珩的话,说道:“那后来呢?”
贾珩道:“因为锦衣府布置得当,再加上京营之兵遥相呼应,最终还是将三河帮连根拔除。”
“那一千多万两呢?”探春轻声问
道。
贾珩道:“三河帮盘踞东城十几年,大小头目抄检的财货,加起来估计有一千多万两,等后续还要再折卖着。”口
黛玉听二人说着话,心头就有些异样,轻笑一声道:“三妹妹这般刨根问底,不若赶明儿,给你珩哥哥当個女佥书,不说食者同桌,寝也能天天帮着珩大哥做事。”
却是说着,也觉得失言,连忙改口说道。
都怪那方才三国,因为宝玉被罚写观后咸。她汶两天闲着打发时间。帅沿小

i她这两天闲着打发时间,也没少看。
无法告人的秘密爱好
探春闻言,芳心一跳,羞恼道:“林姐姐浑说什么呢。”
死亡便利店~100天后获救的便利店员~
什么女佥书,还有什么食者同桌,寝则同床
贾珩微笑打了个圆场道:“三妹妹这才略、见识,若是能帮我处理公文,我反而能轻省许多。”
“我我没那个能为的。”探春明眸微垂,轻轻说着,心头却有些跃跃欲试。
“多历练历练就是了。”贾珩轻声道。
黛玉听着两人对话,只是抿嘴笑。
众人闲聊着,不知不觉,時间飞快,就见山道尽头,一个年长婆子上气不接下气,伸手说道:“珩大爷,林姑娘,老太太来唤呢。”
原来众人说着话,不自觉就到了未时,到了回去之時。
贾珩道:“林妹妹,云妹妹,一起下去罢。”
众人点了点头,就是站起身来。“哎呦
黛玉轻轻哼了一声,小脸上有些难忍之态。
分明這会儿刚刚歇了脚,反而觉得腿疼,春山黛眉微微蹙着。
“林姐姐这是?”湘云连忙问道。
黛玉凝眉,贝齿咬了咬下唇,轻声说道:“方才还不觉,这会儿倒觉得脚上酸疼了。”
贾珩凝了凝眉,面色微顿,想了想,暗道,久未锻炼的人,突然一下子累着,就是当时还不觉,但歇了一会儿,却觉得腿酸难挡。
科學的说法,就是线粒体有氧跟不上,无氧太多,乳酸堆积
探春轻声道:“珩哥哥,现在怎么办?”
如非是珩哥哥带着人出来,只怕回去,说不得落得老祖宗一通说落。
湘云抬眸看向贾珩,又是笑道:“行」
哥哥,你背着林姐姐下去罢。”却见黛玉眨了眨星眸,胃烟眉微微蹙着,一时默然。
贾珩道:“让那婆子上来背吧。”黛玉:“???”
贾珩说着,就是快步下了石阶,去唤那婆子上来。
然后,不多时,就带着婆子,折身返回,说道:“林妹妹,由她背着,一同下去。”
虽然黛玉看着也没有多重,但他也不好
其实,避讳倒在其次。
红莲之罪:转生成为女骑士
因为,他这个身份,族长、长兄,娶了亲叠满了BUFF,反而冲淡了男女之别的同时,还多了几分族兄对幼妹的呵护之情。
至于黛玉,再大一点儿,甚至和宝玉共躺一张床说笑,哪里有一点儿男女之防的样子。
原因自是,一个是青梅竹马情谊深笃,另一个是黛玉缺乏这这方面的家庭教育。
但毕竟是黛玉,世外仙姝寂寞林,回去之后,不定如何乱想若是探春,他反而没有这般多的顾忌。
黛玉星眸微黯,就是一言不发地上了那婆子的肩头,众人就是沿着石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