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起點-第二百零三章 佛門背景?展示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夏青阳以那粗粗炼制的血雾囊括了一个很大范围内的恶鬼,以迷阵之能诱使着那一大群鬼物横冲直撞。
下一刻,酆都城上空旳空间就被那一团血雾强横地撞穿,然后血雾裹挟着那些鬼物直冲而来。
这一刻,战场上的双方其实都有些发懵……
阿修罗族是看那血雾的样子好像有些像是他们自己人。
而地府这边则是莫名其妙地看着那血雾……小帝君又整幺蛾子了!
也不知那些鬼物们在血雾中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被一下丢到战场上之后,看到红的东西就发疯一样地冲击、撕咬。
短短那么片刻,地府巫们发现自己都没事干了……赶紧收了肉身神通休息。
自从他们呆在地府吃肉吃得少了,这些肉身异化神通用起来就变得很费劲了……这很消耗体力,可他们又总是吃不饱肚子没办法补充。
好在,这些恶鬼来得及时。
夏青阳散开了血雾一溜烟地跑到了角落里面,看着那些不是太聪明的恶鬼不断亡命冲击着阿修罗族。
而阿修罗族可和地府巫这些除了阴司配套法宝而没有别的应对亡魂手段的不同,他们传承悠久,自然有得是克制恶鬼的手段。
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直接拿出了霹雳手段,强势打得这些恶鬼烟消云散一丁点痕迹都不留下。
这是连真灵都没留下!
夏青阳紧张了一下,这恶灵的真灵都没留下该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影响吧?
他连忙将意识沉入自己的化身那边,查看化身那边的情况……
主要还是东岳泰山神印上的业障,是否会因此而增加……结果非但没有增加,反而是因此减少了!
他再看那些阿修罗族……肉眼可见地在增加业障,只是通过追业神通,他所能见的那些业障增长都是从破灭真灵而来。
那么原本东岳神位上的业障去哪里了?
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
我的校草不可能这么萌
夏青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那阿修罗族果然凶狠,便扭头再去东岳帝宫附近又裹挟了一大群恶鬼。
这次他盯紧了那泰山神印上的业障状况,权当是一次实验了……
结果……
他就注意到随着那些阿修罗部众残酷地将这些恶鬼全部打到真灵破碎的的时候,他的神印上果然也有一小部分业障增添,可随后就又有许多业障消失。
而消失的那部分业障……究其来源……
那是源自于上一任东岳大帝的不作为,是为地府城隍这重要职权的停摆而产生的业障。
这份业障随着这里积蓄的恶鬼越来越多自然也就越来越严重。
而如今这些恶鬼被清理掉……那先不论它们是怎么被清理掉的,首先便是城隍职权的恢复,自然相应的业障也会消失。
真灵是这洪荒之处就存在的重要资源,每一分的损失都是业障。
好在这些恶鬼堵塞在此原本就不如轮回不参与这真灵循环之中,是以现在这真灵破灭所带来的业障至少对于夏青阳这个城隍来说并不严重。
倚天屠龙记
真正的大头都落到阿修罗族那边去了。
因为这阿修罗族此时是地府的入侵者,他们攻击地府,自然也要承受因此而产生的业障。
他们这是在拿自己最后的族运来赌!
“痛快,那我也继续加码!”
夏青阳这回丢下了一批恶鬼之后也不看结果,又去借着带新的恶鬼过来了。
他这一手祸水东引实在是做得妙极,他自己都忍不住要击节称叹。
那些鬼物在血煞神禁中可没少受折腾,他会以控血只能不断地操纵血雾发起一些没什么杀伤力但却很烦鬼的骚扰。
这让这些没脑子的鬼物们几乎都确定在血雾中定然隐藏着什么坏东西……
然后猛地看见一头头鲜红的血兽……它们哪有不冲上去的道理?
就这么的,战场以一种诡异的局势僵持住了。
地府的阴兵所剩不多了,可是那些阿修罗部众也没有任何进展,甚至在那些恶鬼的攻击下有些要退回血海的意思了。
至少呆在血海里面,他们还能苟活下去……至少他们现在是这么想的。
这时十殿阎罗中的秦广王来了,他拉着夏青阳小声地说道:“师弟这一手借力打力是玩得很好,可须知这些恶鬼是柄双刃剑,若是真的彻底放开了在冥界肆虐,恐怕会遗祸无穷。”
这就已经带入到自己的职务视角了啊。
夏青阳暗暗点头道:“师兄放心,这是最后一批了。”
这是一个很有诚意的告诫,看起来太乙师兄还是个心里有数的人嘛。
他的确不准备再去拉恶鬼了。
一方面,东岳帝宫周围的恶鬼数量很多,他往这边拉得再多也是杯水车薪。
只是从东岳帝宫到酆都的通道被他刚才那一通瞎折腾给疏通了,这对于他这个城隍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从阳间而来的鬼物们由此可以自行走入酆都,不再需要黑白无常接引,这使得地府体系重新恢复了正常……这就是功德。
不,这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功德了, 而是恢复了自己真正应该有的职权。
先前因职权不通而产生的业障自然因此消失,再送些恶鬼给那阿修罗族杀对于他来说也就没多少好处了。
还有三成业障,这就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消除的了,需要经年累月地在这城隍的位置上积累才行。
只是此时那阿修罗族是被恶鬼压回去了一些,若是他们再次兵临城下,他们又该怎么办?
固然夏青阳是可以再引恶鬼来抵挡,可那样一来对于他来说也是徒增罪业,得不偿失了。
“我们兄弟在十八层地狱又招募了一些阴兵,应当可以再顶一段时间。”白无常说道。
判官摇摇头道:“杯水车薪,那只能抵挡一时。”
“我们需要更多的援助才行,天庭、道门……”
随即他没有再说,因为地府终究还没到最紧急的时刻,而现在他们也只是往最坏的方向在考虑罢了。
秦广王咬了咬牙,说:“若是天庭那边战事结束得早,贫道或可让小徒带本部兵马前来援助。”
夏青阳问:“私调兵马不是犯天规之举吗?”
秦广王无奈地摇头:“那倒还是小事,最怕哪吒的那位父亲会压着他不让他来。”
哪吒的父亲……托塔天王啊。
这位,可是燃灯古佛的记名弟子,背景略复杂的……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夏青阳神情微动。
却是东岳帝宫之中来了一位预料之外的客人。
多宝如来,以如来法身释放万丈光明,却克己守礼地叩问于帝宫门前……若论佛门背景,夏青阳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