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天枰世界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諸強混戰

天枰世界
小說推薦天枰世界天枰世界
第一百零六章 诸强混战
其他人见这些天骄出手,也纷纷加入攻伐的队伍中,李无双与阿荷两人一人拿了一把剑,黑白的剑气交叉在一起,斩向桃花阵。
狱晨解开屏障,浑身血气涌动,正准备动手,无缺拦住了他,不无缺盯着桃花阵道:“不急。”
几人听到他这么说,也纷纷没有动手,等着无缺的指令。
突然,一道鬼魅的身影出现,一身白衣,身上沾满了一朵一朵的血花,如同从地狱中爬出的鬼混,飘到了桃花阵前,轻松一掌打下去,恐怖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入他的手中,在他的攻击下这桃花形成的旋风被拍散,但桃花阵内却空无一人。
“怎么会?”周围的人也看到了空无一物的桃花阵内部,很明显言神殿的人跑了。
“就是现在,可以出手了,”无缺说着,一掌拍下,天道气息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将那鬼魅的身影压制住。
狱晨身上血气燃烧,红色的龙角从他额头钻出,他身形一动,直接冲向前,恐怖的肉身带动着一股罡气,将一旁的人吹的后退。
“这是何人,如此恐怖的肉身,不好!”赵来凤,稳住身形便看到已经接近桃花阵的狱晨。
“阻止他!”赵来凤身上灵气汇聚成一双翅膀,直接冲向狱晨。
“留下吧,”方武抬起手,金色的雷霆从天而降,劈在赵来凤身上。
赵来凤只觉得体内灵气在这雷霆的攻击下不停消散,甚至连攻击都无法凝聚。
“开始清场了各位,”杜牧笑了笑,一跃而起,黑白的灵气在他的身材围绕,随着黑白灵气的出现,众人直觉体内灵气如同被压制了一般,流动的非常慢。
“这三个人……”墨竹被这三人恐怖的实力惊到了,一人肉身强横,直接凭借肉身之力震的其他人不敢近身,一人可以直接召唤雷霆,一人黑白二气一出,众灵臣服,是怎么样的势力培养出了这样的人。
“孤岳峰!”赵来凤对着穿着血染白衣的男子喊道,“再不认真,任务就失败了!”赵来凤当然不像其他人一样不知道桃花阵的作用,急忙提醒着孤岳峰。
孤岳峰听到这话,原本被无缺压制的身体动了起来,此时的狱晨也已经到了桃花阵面前,见他快摆脱控制,金色的龙爪握紧,一拳轰出,金色的血气盘旋在他的拳头上。
孤岳峰只觉自己如同被一座大山撞击了一般,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打飞了出去。
孤岳峰整个人倒飞出去,飞了有三四米后,他控制身形,落了下来,此时的他整个胸腔凹了进去,鲜血从他的嘴中喷出,可他却毫不在意。
“交给你们了,”狱晨用灵魂力和方武与杜牧说道,随后进入了桃花阵。
天域神座
四葉 小說
几分钟前,曹萱依看着快要被完全破掉的桃花阵开口了,“桃花阵真正厉害的不是防御,而是幻像,可以形成一片特殊的空间,在这空间内可以修行,可以养身,一但有外人闯入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最为真实的幻境,最后在幻境中死去,不过如果实力差距太大,桃花阵的作用就非常有限。”
曹萱依做为天神殿的人,知道的自然比其他人多一些。
“不过如果是幻境,我们几人都是炼魂境界圆满,也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杜牧摸着下巴想着。
“要不让无缺去?”方武提议到,毕竟无缺的实力异常强悍,说不定他有什么办法。
“这个幻境我去我也中招,”无缺笑了笑,毕竟幻境一般涉及到灵魂海,他再强横,也不可能抵挡住明境级别的环境。
“我可以试试,”狱晨突然举手了,作为狱神体,这种幻境对他应该是小意思。
而现实是,确实对他而言是小意思,此时作为狱神体的狱晨,他的灵魂力太过强大,凭借这强大的灵魂力,直接突破了桃花阵,来到了桃花阵里面。
桃花阵里面,此时言殿白正保持着一个将东西装到面前人手中袋子的动作,而他的这一个动作被突然出现的狱晨给打断了。
言殿白懵逼了,木易学也懵逼了,桃花阵里的几人都懵逼了。
“地图放下!”狱晨龙爪伸出,血气汇聚成一只巨爪,拍向言殿白。
言殿白将手中的地图丟入袋中,站直身,“散!”他的声音引动天道气息,狱晨血气形成的龙爪在他这句话下,慢慢的变淡,却又突然恢复如此,甚至更加强横。
“就凭你?”狱晨加重力气,血气如同一条条小龙一样,扑向言殿白。
“龙,神,体!”言殿白看着这恐怖的血气,哪怕在他的真言下也只是微微受到影响,他的父亲说过,散之言虽强,但对极致灵气,本源灵气,至强的血气无效,而其中至强血气指的就是龙神体。
“认出了又如何,”狱晨此时一心只有地图,血气将他托起,恐怖的威压笼罩言殿白。
“战!”言殿白怒喝一声,白色的铠甲覆盖在他的身上,恐怖的战意直冲云霄,与狱晨的威压碰撞在一起。
狱晨冲向他,龙爪与铠甲碰撞在一起,两人扭打在一起,恐怖的血气与战意对撞,两人的战斗连四周灵气都开始紊乱起来。
“越来越像你了,”龙帝在灵魂海内看着狱晨与言殿白的战斗笑道。
黑 之 魔王 小說
来不及忧伤 小说
狱帝叹了口气,“本来就是我另一半的灵魂。”
龙帝看着狱晨此时如同神魔的样子,“现在又是狱神体,又是龙神体,可是现在没有了佛生,我怕……”
狱帝也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害怕又出现一个屠神灭魔的狱帝。
“没事,相信我,他不会重蹈我的覆辙,”狱帝难得笑了笑。
龙帝也不再说什么,而外面,狱晨与言殿白打的正嗨,狱晨一拳接着一拳,不断的打在言殿白的手臂上,言殿白从刚才和狱晨能够对打两下,到现在,被狱晨恐怖的肉身一下一下的打的只能被动防御,不知道有多憋屈。
“呀啊!”言殿白集中力量将狱晨暂时弹开。